能不能自己刻一方呢,郑振铎和鲁迅合编《北平笺谱》时

  艺术     |      2020-01-05

图片 1

陪着我家“淘书迷”老公去淘书,一陪就是十来年。其中收藏鲁迅先生的旧版书,也有不少年,从中学到了颇多收藏学问。 一本1933年出版的老版本《准风月谈》是鲁迅的一本杂文集,其中收录了鲁迅在1933年所写的杂文六十四篇。包括《夜颂》,《“吃白相饭”》,《晨凉漫记》,《秋夜纪游》,《四库全书珍本》,《男人的进化》,《电影的教训》,《关于翻译》,《喝茶》,《外国也有》等等。 当初路过旧书摊时,本着随便翻翻的心思,一眼盯上一本旧得发黄的《准风月谈》,它最吸引我的是,书名下方的那方印,凭我肚子里的那点藏书知识,根本不知道那印上的俩字念什么。问过我家先生后,知道了它们读“旅隼”,鲁迅众多笔名中的一个。 印章刻印者刘淑度,是我国为数不多的女篆刻家中的老前辈,齐白石钟爱的弟子。白石先生曾评她“篆法刀工无女人气……殊为闺阁特出也”。1932年郑振铎任教燕京大学,教学之余,编写《中国文学史》等着作,刘淑度作为他的助手。郑振铎和鲁迅合编《北平笺谱》时,刘淑度四处奔走,帮助搜集画笺,联系印刷,使笺谱顺利印成。为了感谢她,鲁、郑把两人签名的一部《北平笺谱》送给她。后来,鲁迅知道她精于篆刻,便托郑振铎为之求印,让她在“鲁迅”和“旅隼”中任刻其一。 根据文字内容反复琢磨,刘小姐精心设计,将两方印都给刻了。刻完后,拿给老师齐白石看,齐白石看过两方印后,对“鲁迅”印十分满意,但觉得“旅隼”印中的“旅”字结体有些不妥,白石老人就拿过来,修改了“旅”字中一笔,刘小姐本想再重刻一枚“旅隼”,可当时,郑振铎急着去上海,顺便把印章带给鲁迅,因此郑振铎看后说:“我看很好,不用重刻了。”因郑振铎走得匆忙,刘淑度连边款都没来得及刻上。 鲁迅收到两方清雅平正、古朴俊秀的印章后非常满意。后来他为自己的杂文集《准风月谈》设计封面时,还特意把“旅隼”印章钤在上面。这就是旧版《准风月谈》那枚小小的方印。

自制印章

元代书画家王冕是自制印章的先驱。有一天,他画好一幅画,觉得右下角缺一方印。他想,能不能自己刻一方呢?他突然看到了自己的镇纸石,觉得石质细腻,于是试着在石头上写了几个篆字,拿起小刀一刻,居然十分得心应手,刻好后用印泥一盖,竟比专业刻工加工出来的更有韵味。他高兴极了,托人去搜集这种石材,自己刻了好几方印。后来,这种简便易行的刻印方法传开了,文人墨客竟相效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