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藏传佛教在清宫中的地位也与日俱升,乾隆皇帝是清朝最信奉藏传佛教的皇帝

  艺术     |      2020-01-05

图片 1

在即将举行的中国嘉德2012秋季拍卖会中,一件十分难得的“清乾隆 御制錾胎珐琅八吉祥纹展翼法螺”将亮相。这是目前拍卖市场仅见的一件“乾隆御制”款法螺,殊为难得。

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

法螺,亦称海螺,为藏传佛教常用法器之一。此件法螺洁白细腻,器表光素,仅于上、下部分刻有弦纹,口部及法螺一侧分别采用鎏金錾刻纹饰的技法镶嵌吹口及护板。工艺考究,先采用錾刻技法制成缠枝花卉及八吉祥纹,再向内填以蓝色珐琅料,纹饰雕琢精美,填饰彩釉一丝不苟,整器给人以富丽堂皇之感。翼内侧刻有“乾隆御制”四字楷书竖款,以表其宫廷制作之身份。原配五色彩绣莲花流苏。

金银珍玩 格鲁契夫斯基收藏

白色海螺法器在远古时期就作为能量、权威和君权的象征,它的响声在古代史诗中能驱逐恶灵、转移自然灾害和吓走毒害人的万物。法螺亦为法会时吹奏的乐器之一,佛经上讲,释迦牟尼说法时声音洪亮,犹如大螺贝之声响彻四方,使闻声者可以驱魔,灭诸罪障。有清一代统治阶层对于法螺一直有特殊的喜好,女真(满)族人还在关外时期,即使用从蒙古族传入的法螺,当时为一种军令工具,以号令和鼓舞士兵冲锋,并在心理上给交战敌方造成威慑。定鼎中原后,海螺主要作为军队操演和皇帝大阅的军乐器,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修成的《皇朝礼器图式》中称海螺为“海蠡”。入关后清帝对于海螺的喜爱并未消减,更主要的是与宗教相连。清帝一方面是藏传佛教忠诚的皈依信徒,另一方面利用宗教信仰来统治和安定国之疆土。

时 间

图片 2

11月18日13:30

御制錾胎珐琅八吉祥纹展翼法螺

地 点

清朝皇室与藏传佛教的关系久远而深厚,乾隆九年(1744年)将雍正皇帝即位前的住所——雍亲王府改建为雍和宫喇嘛庙,直属中央政府管辖,成为接纳蒙藏地区上层喇嘛、王公贵族弘扬佛法的宗教中心。乾隆皇帝是清朝最信奉藏传佛教的皇帝,他以章嘉·若必多吉为国师,听受佛法,接受灌顶。西藏僧俗首领及蒙古王公称清朝皇帝为“满珠习礼大皇帝”,在蒙、藏文奏折中“满珠”译为“曼殊师利大皇帝”或“文殊菩萨”。皇帝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是人间帝王,也是神佛世界的主宰。乾隆皇帝多次命令宫中西洋传教士与汉藏画师合作,依照唐卡的样式为自己绘制佛装像,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乾隆皇帝普宁寺佛装像。由于乾隆皇帝的宗教信仰,在位时与西藏僧侣来往密切,因此制作宫廷佛教瓷器、法器等物是为必然,或为宫廷佛堂之用,亦或赏赐藏蒙地区僧侣。此件法螺即为一件宫廷御用之器。

嘉德艺术中心1层C厅

清高宗曾撰《法螺赞》,认为这种“梵天之器”是“以演大乘,溥归佛旨”。海螺为佛教八宝之一,紫禁城内或各地行宫的佛堂皆需陈设,从北京故宫梵宗楼内景中可见,佛前供案上正中除七珍、八宝、法轮等供器外,正中陈设一件白色法螺。此外,从上述唐卡画作中亦可看出在皇帝面前的珍异珠宝的正中摆放了一个白色法螺。由此可见,法螺在宫廷众多宫廷佛教用器之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

清高宗爱新觉罗·弘历,清军入关之后的第四位皇帝,二十五岁登基帝位,取“天道昌隆”之意,年号“乾隆”。自清入关,清廷一直积极扶持藏传佛教,借以治理蒙藏地区,安民定疆。而藏传佛教在清宫中的地位也与日俱升,在乾隆朝达到最盛。

乾隆一朝,堪称清朝盛世,各类宫廷御用品的制作达登峰造极之势。同样,海螺的制作,无论是材质还是工艺的精美程度均达到了极致,本品即为其中之一。查阅资料可知,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有“清乾隆 番莲纹白螺”,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明 镶翅法螺”,西藏博物馆藏有“清 铜八卦祥云纹海螺”,布达拉宫藏有“清乾隆 乾隆御制诗海螺”等,而此件法螺是迄今所见唯一一件在市场中藏家收藏的“乾隆御制”款法螺,殊为难得。

Lot 6023

更为难得的是,此件法螺递藏有绪,曾为欧美西藏文物大藏家詹姆士 W. 阿尔斯多夫(James W. Alsdorf)伉俪旧藏,并出版于《收藏之旅:詹姆士W. 阿尔斯多夫夫妇的印度、喜玛拉雅和东南亚艺术收藏》(A CollectingOdyssey: Indian, Himalayan, and Southeast Asian Art)一书。同时,此件法螺曾作为展品供美国芝加哥博物馆展出15年。

清代 乾隆五十四年

奉成造金银混搭吉祥白螺

长 23 cm,宽 16 cm,重 1833 g

估价待询

清乾隆五十五年八月,高宗八旬万寿,从紫禁城到圆明园,数十里道路旁张灯结彩,大小戏台鳞次栉比,盛大而隆重。寿辰当天,乾隆皇帝先在太和殿接受文武百官朝贺,然后在乾清宫举行盛大的寿宴。这场寿宴从前一年,即乾隆五十四年就已开始筹备,各地及周边各国均挑选最珍贵的贡品以讨乾隆皇帝欢心。

隆重的庆典过后,众人退去,这位“十全老人”回首昔日峥嵘,心中滋味不可知。而身处帝位,极权利之巅,乾隆皇帝将内心寄托于藏传佛教,以化解帝王心中不可言说的孤寂无助之感。清宫中的藏传佛教在乾隆朝亦达到最盛。紫禁城共有六十余处藏传佛教殿堂,其中大部分为乾隆时所建造、改建或修葺,而中正殿则成为当时清宫藏传佛教佛事活动中心。另外,他还不惜工料,亲自监督制作了大量精美的藏传佛教器物。

故宫博物院藏《乾隆皇帝佛装像唐卡》

法螺源于印度,是非常悠久的佛教法器,原为召集众人时发信号或号令之器,亦为乐器。因吹螺之声可远闻,比喻佛说法声能远闻,可为广大众生所聆听。且螺声勇猛,比喻佛法可驱魔、降魔,消除众生内心之恐惧,故称之为法螺,是佛教中常用的法器和供器。故宫博物院所藏《乾隆皇帝佛装像唐卡》中,白螺则供于身披红色袈裟结跏趺坐的乾隆皇帝面前正中位。

“洪海之螺,梵天之器。以鸣呗唱,满字半字。释迦拈花,迦叶鼓琴。十方三际,异音同音。置则寂然,奏则亮尔。以演大乘,溥归佛旨。”

——《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法螺赞》

乾隆御制金翅吉祥白法螺,为左旋白螺,螺体洁白细腻,表面光素,首尾弦纹,金质吹口,錾缠枝莲纹,金护板錾双龙戏珠,五爪双龙,威严而不失祥瑞,纹饰立体感强,极具宫廷艺术特征。祥云文铺地,以连珠纹为界,边缘饰八吉祥。法螺声音浑厚响亮,悠扬深远。螺尾纤长,饰祥云文。护板内部包银,錾汉满蒙藏四语铭文“乾隆五十四年十月初一日,奉旨成造吉祥白螺”。

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所载,乾隆五十四年十月,奉旨将中正殿的一件白海螺新配以金翅金边嘴,于乾隆五十五年,即乾隆八十寿辰之年的二月初二完成,并收于中正殿。并载金面、金嘴总重四十两八钱,银里重九两八钱五分,可谓不惜工料。

藏传佛教是乾隆皇帝内心世界的寄托和引领,他不惜花费巨大的人力和物力,在清宫内外大兴佛寺和佛堂。这些佛寺和佛堂都有着丰富完整的陈设,包括佛像、佛经、各种法器和供器,彰显清代皇家审美和乾隆皇帝对藏传佛教的无比尊崇。

著录:

1.《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第51卷,乾隆五十四年,第474页;

“乾隆五十四年十月,初一日,员外郎大达色,催长舒兴,笔帖式福海来说太监鄂鲁里交金边嘴,银里白海螺一件。传旨新毁做得金边嘴海螺一样,亦另毁做边嘴赶年要得。钦此。

海螺上拆下,金面一件、嘴一件,共重四十两八钱。银里重九两八钱五分。”

2.《布洛尼斯拉夫•科特维奇•格鲁契夫斯基收藏集》,第79页,1911年。

参阅:

1.乾隆四十五年六世班禅敬献乾隆皇帝右旋螺,故宫博物院藏;

2.乾隆赠七世达赖 七佛法螺,西藏布达拉宫藏;

3.乾隆敬制 西番莲法螺,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1. 清乾隆 右旋白螺,《皇权与佛法—藏传佛教法器特展图录》,第150-151页,1999年。

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

预展

嘉德艺术中心

11/13-11/16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丨珠宝翡翠

11/17-11/19

邮品钱币丨珠宝翡翠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11/14-11/16

中国书画丨瓷器及古董珍玩丨佳酿臻茗丨古典家具及工艺品丨古籍善本丨金银器丨名人手迹

拍卖

嘉德艺术中心

11/16-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