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地地道道的沛县人

  艺术     |      2020-04-06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这首《大风歌》气势磅薄,雄壮激烈,寓意深长,几乎成了汉文化的代名词。此歌正是刘邦荣归故里沛县――千古龙飞地,帝王将相乡时所作,沛县由此成为汉文化的发源地,而生长于斯的人们也自然而然地被赋予了大汉的遗风。

孟老出生于沛县张寨镇孟双楼村,是地地道道的沛县人,在他的身上,在他的笔下,足可让人领略沛人的大气与豪情!

孟老以书法闻名于乡里,人们以得其片纸只字为幸,若能请到他为祖辈墓碑书丹那更是荣幸之至了!孟老曾任徐州市第二届书协副主席,现为沛县书画院名誉院长、沛县书协主席。我虽然没有见过孟老,但孟老的大名早年即如雷贯耳,是我仰慕的书法家之一。近日有幸看到他的新作书法集,深受感染。

孟老已年逾七十,然在他的书法中,却不曾看到一丝倦怠。孟老擅写篆隶,尤精楷书、行草,无论是哪一种字体,均真气弥漫,富有拔山盖世之象。

他的楷书博学广取,将魏碑与唐楷融会贯通,并化为一己之法。孟老擅用提按顿挫,不唯点画之起收处,在笔画中截亦一波三折、积点成线,不使飘忽,犹如山谷荡桨之法。古人形容点画有横如千里阵云,竖如万岁枯藤之谓,就是指点画的内蕴要丰富,让人味之不尽。楷书虽为静态字体,但最忌板滞,故楷书贵能于静中寓动,又有楷书亦当行书写之法。孟老的楷书气息贯通,天机流宕,在点画之间、字与字之间,皆能呼应顾盼、生意盎然,或以牵丝引带,或能似断还连。观孟老的楷书,不难感受到他在书写时的沉着与快意,他的性情未因楷法而泯,着实难能可贵!

孟老的行草是他最为得意的字体,纵横捭阖,老笔纷披,把沛人高冠切云,长剑倚天的情怀和气概一寓于书,令人观后荡气回肠、心潮澎湃。孟老的行草中不乏灵动飘逸之姿,但更多的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恢宏与雄壮。

孟老曾受过米芾、王铎的影响,结字欹侧取势,以奇为正,振迅天成,不主故常。其线条如绵裹铁,在秀润中隐含着铮铮金石之气,坚实沉郁,老辣生涩。在章法的处理上,孟老已表现出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游行自在,无不适意。忽而如小溪南流,垂首低吟,忽而似大江东去,引亢高歌,蕴含着丰富的节奏感,给人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在他的作品中,时见一两处主笔,顶天立地,气贯长虹,令人初则惊叹乎其形峻,继则称妙乎其韵长。

孟老于篆隶虽不多作,然立意高远,并不稍逊其行草。他的篆书代表作《大风歌》,不但弥补了原碑缺字之憾,也成功地再现了原碑的艺术风貌,其线条婉转流动,筋骨内含,间有枯墨干涸之笔,尤显力能抗鼎之势。

孟老常年蛰居乡里,以读书写字为娱,不逐逐于尘缨,不斤斤于时名。友朋多请其移居京师等繁华之地以扩大影响,均被婉言谢绝。孟老对书法的热爱是发自肺腑的,书法早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生命中有此寄寓,已无暇孤独,无暇功利,无暇烦恼,这或许正是孟老最希望从书法中得到的!祝福孟老!

崔伟 荣宝斋出版社副总编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1992年主持县书画院工作